欢迎访问:综合全国最大色情网-色偷拍亚洲偷自拍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肛虐生䞇俱乐部】11(完)

话还没说完,有理子的裸体就开始激烈哆嗦的痉挛。
  「啊啊啊,去了!……有理子,要去了!」
  像是悲鸣般的嘶叫,有理子颤抖的向后仰起。
  被欢悦垄罩住的肛门像是要将肉棒连根拔起,随着一阵阵的痉挛使劲的绞挤。
  这样激烈的收缩使的濑岛也忍不住了。发出野兽般的狂吠后狠狠的往深处顶
起,噗的释放出了白浊的精液。
  「咿!咿咿!」
  又再一度激烈的痉挛,有理子绞紧喉咙,翻起了白眼。
  然后赤裸的身体就像是窒息般的失去了力量。如果不是被濑岛抱着支撑住的
话,很可能就这样的沉到了浴缸里。
  「呼哇,滋味越来越棒了。」
  濑岛大大的吐了一口气。
  到此为止对有理子肛门的调教,已经让有理子的身体离不开濑岛了。爽快的
征服感垄罩着濑岛。
  接下来要怎么来调教有理子的屁眼呢,濑岛的脑里很快的就浮起了可怕的计
画。
  濑岛抱着有理子走出了浴缸,脸朝下的俯卧在垫子上。
  有理子精疲力尽「哈啊哈啊」的喘息,双臀上还看的到四处奔走的余韵的痉
挛。
  手摸上了那对双臀,濑岛将臀丘的谷间剥开,又将有理子的肛门暴露出来。
  有理子的肛门上还可见一阵阵余韵的痉挛,被注入的白浊精液黏答答的从深
处流出。
  「听好了啊,有理子。到下次前要一直把这傢伙放在里面喔。」
  濑岛拿了一颗蛋形震动器给有理子看。
  也不知道有理子到底有没有看到,只是毫无反应「哈啊哈啊」的喘气。
  那蛋形震动器被濑岛塞入了有理子的肛门里。融化了般的柔软,蛋形震动器
很轻易的就滑溜了进去。
  「……啊啊……」
  有理子虽然发出了轻声,但还是就这样动也不动的。接着又将第二颗和第三
颗的蛋形震动器插入。然后拿起了震动器的无线遥控。
  低沉的电动音响了起来,在有理子直肠里的三颗蛋形震动器,令人感到害怕
的开始震动了。
  「不要!」
  有理子的双臀突然紧绷的哆嗦,藏在黑发里的双眼也睁了开来。
  「住,住手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停下来……」
  有理子的声音紧绷。很快的开关关掉后震动就停了下来。
  「呵呵呵,这跳蛋很棒吧。自己任意的取出来的话就会受到处罚的喔。」
  濑岛把有理子抱了起来,悠闲的在双臀上抚摸,粗声大笑。
  有理子的双脣哆嗦的颤抖,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肩膀
哆嗦的低声啜泣。
                ***
  到了夕阳快下山时,有理子抱着由美搭上了车子。由村井驾驶长山座助手席,
坐在后座的有理子旁边坐的是濑岛。
  然后有理子身上除了高跟鞋之外是一丝不挂的全裸。
  车子在离有理子家还两百公尺的地方停了下来。
  「好啦,那就回家吧,太太。在先生出差回家前赶快回去吧。」
  长山赶着有理子这么的说。
  「怎,怎么这样……给我穿件什么衣服都好……」
  有理子露出恐惧的表情哀求。发现男人们要她从离家两百公尺的地方赤裸着
身体回家。
  「求求你,这样光着身子,太残忍了……啊啊,会被人看到的……」
  「嘿嘿嘿,屁眼的深处都让人看了,裸体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村井也嗤笑的说。
  「嘿嘿嘿,再不快一点的话就要到下班时间了,到时候人会变多的喔。」
  「啊啊……」
  有理子哭丧着脸,只是低首摇头,紧绷着赤裸的身体。
  但是,濑岛却让长山一起帮忙,强迫的将有理子推出了车子。
  濑岛「啪!」的在有理子的双臀上打了一掌。
  然后濑岛,长山和村井粗声的大笑了起来。
  有理子一边哭着一边抱着孩子,扶着墙壁往家里走去。
              (第十章完)
  第十一章恶魔们再次来袭!
                (1)
  出差回来的丈夫由於公事顺利而情绪很好。
  而出差时妻子被上司侵犯肛门,在体育俱乐部的特别会员们前被迫表演浣肠
秀,被轮奸,是作梦也想像不到的事。
  有理子也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拼命的装作平静。
  (亲爱的……请原谅我,有理子已经……)
  有理子不断的在心中向丈夫道歉。
  被凌辱至尽的自己明明是不可能有办法面对丈夫的,有理子对可以装作平静
迎接丈夫的自己而感到害怕。
  但是,有理子却更害怕被丈夫发现这秘密。肛门居然会被侵犯到全身烧起官
能的火焰这些无法想像的事,到死也不愿意让他知道。如果被发现的话,也就代
表了有理子的结局。
  丈夫把孩子抱在膝上。有美高兴的活蹦乱跳。看见这一幕的有理子,不经意
的几乎要哭了出来,慌慌张张咬着嘴唇的躲回了厨房。
  丈夫虽然没有任何丝毫的怀疑,但这也是有理子唯一的救赎。只要有理子自
己一人在地狱里忍耐的话,与丈夫和孩子的家庭就可以继续维持下去。
  丈夫与孩子玩耍的声音,连在厨房里也听得见。这原本应该是充满幸福的饭
后休闲时间。
  而此时,由於母亲被濑岛等人绑走,父亲也因为出差不在身边,这段期间由
美几乎没有怎么睡觉。好不容易玩累了睡着时,已经接近半夜十二点了。
  「出差这段期间还蛮寂寞的。那么我们也去睡吧。」
  一回到寝室,丈夫马上就向有理子求爱。抱着有理子的腰肢将嘴唇吻上颈首,
急着想脱掉有理子的薄纱睡袍。
  「啊,等一下,亲爱的。对不起,今天身体的状况不是很好。」
  虽然被丈夫抱住后也许就能忘了一切,有理子却潜意识的拒绝了。
  无论清洗了身体多少次,还是可以感觉到濑岛的气味渗入了体内,所以害怕
丈夫的怀抱。肛门里现在也还持续的吞入了三颗跳蛋型的震动器。
  除此之外,还一直残留着像是被濑岛贯穿肛门时的扩张感。
  「对不起,亲爱的……」
  「没事的,有理子。」
  丈夫虽然这么说,但感觉起来有点失望。
  「亲,亲爱的。」
  有理子就像是要哭出来似的,紧紧抱着丈夫。就让丈夫抱着忘记一切吧。
  「亲爱的,抱我。」
  「有理子。」
  丈夫小心翼翼的抱着有理子,两人嘴唇重叠。脱下了薄纱睡袍后搓揉着有理
子丰满的乳房。
  「啊,啊啊……亲爱的,亲爱的……」
  有理子一边接受丈夫的爱抚,一边发出声音积极的让自己的感情投入。
  但是,有理子的身体却与意志相反,完全无法燃烧起来。
  虽然说是被强奸,但是与其他男人有了肉体关系之后的罪恶感,使的有理子
犹豫了。
  「有理子,有理子。」
  丈夫迅速地想与有理子结为一体。
  有理子的肉体却还是不如所期望的,并没有完全的投入。但丈夫已经等不住
了。
  「亲爱的……啊啊,亲爱的……」
  此时,有理子无意识地想起被濑岛浣肠和肛门被侵犯时的事。不知是否因为
还残留在肛门里的扩张感和跳蛋型的震动器,让有理子回想了起来。
  才光只是想起这些事,有理子的身体中心就变得火热,肉体也融化的渗出湿
热的蜜汁。
  「有理子!」
  丈夫欢喜的贯穿了有理子,开始摇动腰部。
  (亲爱的,屁股……也要欺负,有理子的屁股)
  有理子几乎要这么的从喉咙里呐喊,急急忙忙的紧紧咬住嘴唇。
  性事单调的丈夫是不可能会那么做的,内心的焦急让有理子感到狼狈。
  自己的身体居然会追求濑岛那令人害怕的变态。身体已经变得从肛门才会产
生性感了。
  有理子的身体的官能虽然已经点燃,但无法完全燃烧,但在此时,丈夫却已
经要熄火了。
  「啊啊,亲爱的!……」
  虽然不愿分离但丈夫却急速的萎缩,拔了出来。
  (不要,亲爱的,还要啊!……啊啊,有理子的屁股,屁股!……)
  有理子在胸内呐喊。
  精疲力尽的丈夫,转身「咚!」的一声倒在床上。
  「怎样,有理子,很棒吧。」
  「是的,亲爱的。」
  有理子轻声回答,伸手抽了几张卫生纸。没有满足的失落感笼罩着有理子。
  套回薄纱睡袍后进到厕所的有理子,「哈啊哈啊」的喘气。
  ***********************************
                (2)
  有理子的身体还处於官能半生不熟的状态,苦闷的闷烧着。媚肉一阵阵蠕动
溢出湿热黏稠的蜜汁,肛门也膨胀起来,像是在追求什么东西,一阵阵的抽蓄。
  (这样……啊啊,这个样子……)
  对自己身体的转变而感到害怕,有理子像是要打消那念头的摇头挥甩黑发。
  虽然说是无意识的,但是对在被丈夫抱着时却拿来与濑岛比较的自己感到作
噁. 从厕所出来正要回到卧室的有理子,不料却在此时被吞入直肠的跳蛋型震动
器的淫乱的震动袭击了。
  「不,不要!」
  有理子不由得的伸手压住双臀,在原地蹲了下来。
  濑岛就在附近……一这么的想,有理子就几乎要哭了出来,转头四处搜寻。
  很快的淫荡的震动就停了下来,「呵呵呵,与久违的北泽君的做爱,跟我的
肛交比起来如何啊,有理子。」
  濑岛的身影从正面的阴暗处出现了。
  「啊啊,不要……」
  有理子美丽的脸孔冻结了起来。
  「你的丈夫已经无法满足,这尝试过我们的责罚的身体了吧。」
  长山的身影从后面出现。
  有理子紧绷的美丽脸孔厌恶的左右摇甩。有理子无法相信,明明丈夫都已经
回到家里了,濑岛和长山居然还这样的侵入自己的家里。
  「……回去,求求你……我丈夫在家……啊啊,请回去吧……」
  「会不会被北泽君发现,就要看太太的表现了,呵呵呵。」
  「怎,怎么这样……」
  嘴唇哆嗦的颤抖,有理子几乎要哭了出来。身体也不停地抖动。
  明明今天还被彻底的玩弄到傍晚,濑岛居然还不满足。
  「你,你还要羞辱我到什么地步……啊啊,居然还来到家里……」
  「嘿嘿嘿,太太的身体已经是属於老闆的了,要怎么样的处置当然是随老闆
高兴啊。」
  长山捉住手腕将有理子拉了起来。
  然后让有理子趴在地上,上半身贴地,双臀高高的抬起。腰肢被长山牢固的
压住。
  「啊啊,饶了我吧……现在不行,要责备我的话等到明天……会被我丈夫发
现地啊……」
  「呵呵呵,那就不要乱动喔,有理子。」
  「不要……啊啊,屁股不要啊……」
  薄纱睡袍从后面被卷了起来时,有理子开始低声的啜泣。
  丈夫就在隔了一层墙壁的卧室里………有理子痛苦的生不如死。虽然如此,
一想到肛门就要被责罚,却感受到了充满期待感般的酥麻,身体变得火热。
  (怎么会……不行,明明丈夫就在隔壁……啊啊,这种事情,不行啊……)
  有理子拼命地对自己么说,紧紧的咬着嘴唇。
  有理子没有穿上内裤的赤裸双臀,圆饱丰满的出现在濑岛的眼前。在阴暗的
走廊里浮起一片白色,就像是散发出妖艳光芒的肉月。
  「这就是刚与丈夫做爱过的人妻的屁股吗……比以往还要更加的恼人啊。」
  濑岛舔着嘴唇,像是要慢慢的品尝这肉月滋味的抚摸有理子的双臀。不满汗
水的女肉,吸黏着濑岛的手。
  「啊啊……饶了我吧……」
  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有理子除了发出微弱的声音之外,只能紧咬着嘴唇。
  丈夫就在卧室里。也没办法抵抗,双臀又只被画圈般抚摸的有理子,仅存的
反抗力量很快地就萎缩了。
  「真是再怎么摸都令人爱不释手的屁股啊。虽然白天才刚惩罚过,但是马上
又想要再次惩罚了。」
  「这样令人不会玩腻的女体还真是罕见啊。如果不是老大的话,大概会被人
一下就折磨至死的吧。」
  「那么,就仔细的让我们观察一下吧。」
  濑岛从口袋里取出了笔型手电筒后,长山的双手就从左右捉住有理子的臀丘,
将臀丘的谷间拨了开来。
  「啊……啊啊,不要……」
  有理子扭动着腰肢低声啜泣。
  祕密的部位被笔型手电筒照明,被男人们像是要吞下肚内的视线突刺。
  「这真是太厉害了。在厕所已经用卫生纸擦过了吧,可是肉屄跟屁眼又已经
变的湿淋淋的了,有理子。」
  「嘿嘿嘿,这大概是因为刚刚跟先生做爱没有高潮吧。欲求不满的地方被老
大一摸,又开始发情了是吧,太太。」
  濑岛和长山的话,使的有理子身体中心到脑顶「轰!」的烧了起来。
  「才,才没有那种事……」
  这么说时,有理子的肉体却已变得火热的酥麻。被濑岛与长山调教在身体里
所开发出的性感,反射性的自己做出了反应。
  「屁眼已经变得这么柔软,一阵阵的收缩,我刚刚说的没错吧,有理子。」
  濑岛一边用笔型手电筒照着有理子的肛门,一边用手触摸露出来的花蕾。
  「咿!……」
  脊背颤抖,有理子绞紧了喉咙。
  简直就像是要咬住濑岛的手指一样,有理子的肛门紧紧的往内紧缩。然后又
马上膨胀放松一阵阵的蠕动。
  「呵呵呵,好像你一直期待被这样子的摸呢,有理子。」
  濑岛缓慢的搓揉着有理子的肛门。指尖感受到有理子肛门的膨胀和松弛,然
后收缩和紧绷,然后又放松的触感,引起了濑岛的欲情。
  「很棒吧,太太。」
  「啊啊,饶了我吧……不,不要……」
  「不要骗我喔。明明只是轻轻的欺负了一下屁眼而已,肉屄就这样一阵阵的
蠕动,嘿嘿嘿,连淫汁都满溢出来了。」
  长山嘲讽的笑着说。
  「啊啊……啊呜呜……」
  有理子的腰肢停不下来的颤抖。
  如果一直不回去,丈夫从寝室出来找人的话………但有理子的身体还是无法
控制的烧起了官能的火焰。
  (啊啊,还要……继续……)
  有理子的身体不知何时开始疯狂的追求起快感。肛门融化般的蠕动,媚肉也
黏答答的渗出了蜜汁。
  像是听见了有理子那陶醉癡迷内心的火热愿望,濑岛慢慢的让指尖沉入。指
尖深深的潜入融化了的肛门的黏膜。
  「啊,啊啊!……啊啊啊……」
  几乎就要高潮了,有理子忍不住的发出了声音。
  像是要将插入的手指往更深处吃进去,有理子扭着腰肢紧紧的咬住手指。
  「啊,啊,受不了了呀……饶了我吧……会被我丈夫发现的……」
  「嘿嘿嘿,那就不要发出声音啊。那样做的话说不定会更有感觉喔。」
  「怎,怎么这样……啊,啊啊……呜……」
  有理子咬着牙齿,控制着随时就要喷出来的悲鸣。
  「屁眼已经完全变得敏感了呢,有理子。现在没用屁眼就无法高潮了吧,呵
呵呵。」
  「那种事……啊啊……」
  「忽紧忽松的夹着手指,身体是老实的喔。」
  濑岛缓慢的抽送手指,一下往右一下往左的回转。
  像是配合那样的规律,有理子的肛门反覆的收缩和放松,哆嗦颤抖的腰肢也
随着摇晃。
  「呜,呜……」
  拼命的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反而让手指的动作在肉体里引起一阵阵官能
的波浪,有理子的肌肤上喷出了豆大的汗珠。子宫酥麻的渗出蜜汁,已经湿淋淋
的流到大腿内侧了。
  「老大,太太的屁眼里面还咬着跳蛋吗?」
  「是这样吗,呵呵呵,来调查一下吧。」
  濑岛露齿的笑着说,插在有理子肛门里的手指像是探索似的往更深处掏挖。
  隐藏在相当深处的地方,指尖好不容易的感觉到了蛋型的震动器。
  「到处都找不到呢。之前不是跟你说过要好好地放在里面吗,到底弄到哪里
去了,有理子?」
  濑岛故意欺骗的说,长山也察觉到了露齿的微笑。
  「自己任意把跳蛋取出来,就要受到严厉的处罚喔,太太。」
  「不要……啊啊,我没有拿出来啊……」
  「但是老大用手指调查过了却找不到。太太,你是说老大骗人吗?」
  「怎么这样……」
  有理子软弱的摇了摇头。
  濑岛故意继续的搜索,指尖弯曲的在肠襞上抠挖,手指滑溜的转动。
  「啊,啊啊,可以,饶了我吧……被这样弄的话……」
  「被这样弄会变得如何呢,呵呵呵。」
  「……可,可以住手了吧……不快点回去……我丈夫会觉得奇怪的……」
  有理子低声啜泣的哀求。
  如果丈夫从寝室出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就一切都完了。即使丈夫不出来,
就这样子继续被折磨的话,也不知道能控制多久不发出声音。
  「呵呵呵,还早呢,我还要好好的调查里面,看你是不是真的没有把跳蛋给
取出来,有理子。」
  濑岛还是继续的用手指在有理子的直肠里掏挖,另一只手已经取出了肛门扩
张器,开开张张的操作着金属的嘴片。
  ***********************************
                (3)
  好像要不由得的发出悲鸣,有理子赶快紧紧的咬住牙齿。
  濑岛嗤笑的舔着舌头,将金属的肛门扩张器的嘴片涂上润滑膏。
  「已经不是第一次用这个了吧。有理子,已经习惯了吗?」
  「不要……那个……」
  有理子好不容易的发出声音来。
  有理子全身哆嗦的颤抖。
  「呵呵呵,屁眼被撑开虽然很舒服,不过尽量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把北泽君
给吵醒喔。」
  「怎么这样……饶了我吧……」
  「明明是这么的高兴。」
  「不要……啊啊……」
  有理子话还没说完,濑岛就已经将手指拔了出来,取而代之的将肛门扩张器
的前端压了上去。
  「啊,啊,饶了我吧……」
  有理子哆嗦的颤栗,扭动高高抬起的双臀,紧紧的咬住牙齿。
  「住手,请住手啊……啊啊,不要……不要做那种事啊……」
  「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会被你先生听到的喔。」
  「啊啊……呜呜!呜呜……」
  被长山威胁了之后不光只是声音,连苦闷挣扎的身体都急速的失去了力量。
  像是嘲笑那样的反应,肛门扩张器的金属嘴片,渐渐贯穿了有理子的肛门。
  「呜,不要……呜,呜呜……」
  将脊背融化般的颤栗全身四处奔走,有理子发出了呻吟。
  持续袭击而来要被撕裂的感觉,使的有理子感到一阵眩目。深深被埋入的金
属嘴片从里面渐渐的推起肛门的黏膜。大量的喷出油腻的汗水,有理子已经无法
好好的呼吸了。
  (啊啊,受不了了……啊呜呜!)
  要被撕裂的痛苦与巨大的官能波浪同时席卷而来。
  即使认为不可能会有这种感觉,有理子的官能却不受自己控制的鼓胀起来。
  肛门被张开的感觉让有理子的意识开始梦游,连呼吸都变的痛苦。
  「……可以,饶了我吧……有理子……变得好奇怪啊……」
  有理子忍受不住,几乎要绝息般的喘气。
  「呵呵呵,可以感觉到肛门张开了吗,有理子。」
  「……不要……呜,呜呜,饶了我吧……」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相当顺利的就张开来了呢。还亏你之前那么痛苦的哭
泣呢,呵呵呵。」
  濑岛接着缓慢的将金属嘴片张开。一阵阵颤抖紧缩的肛门黏膜,从内往外推
开的感觉,让濑岛愉快的操纵着把手。简直就像是在解剖有理子的肛门。
  「已经开了三公分了。与其说痛,还不如说是舒服吧,呵呵呵。」
  「怎,怎么可能会觉得舒服……」
  有理子不断的颤抖,从肛门到腹部的深处像是火烧一样,昏迷之中妖性的快
感浮显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呜呜……」
  有理子喷出了火热的气息。金属的嘴片继续的张开。
  已经张开差不多五公分了吧。有理子的肛门就像是塑胶管一样的大大张开,
可以看见里面生动的肠腔。
  「那么娇小的屁眼居然能开成这样,真是不敢相信,嘿嘿嘿,很漂亮的张开
了口喔。」
  「调教过后还可以开的更大,呵呵呵,有理子的屁眼拥有优异的伸缩性。只
有这样的屁眼才办的到。」
  长山和濑岛舔着舌头,用要吃下肚里的目光窥视有理子的肛门。
  笔型手电筒照明着有理子的肠腔,湿淋淋发光的肠襞,像是在喘息般一阵阵
的收缩,表现出怪异的蠕动。在那深处可以看见蛋形震动器,简直就像是怀上了
白色的鸡蛋。
  「看的见跳蛋了,太太。并没有说谎啊。」
  「原来吞的这么的深,难怪手指会找不到啊。」
  长山和濑岛故意嘲笑的说。
  「啊啊……啊呜……」
  有理子即使被这样的嘲讽,也无法好好的张开嘴反驳了。
  有理子无法相信自己那明明肛门被相当大的张开,但与其说是痛苦,还不如
说是被妖性般欢悦垄罩的身体。无论如何也无法静止不动。
  「呵呵呵,好不容易把屁眼张开了,就稍微的来享受一下吧。长山,把有理
子的嘴塞起来。」
  被濑岛这样命令的长山嗤笑的点了点头,绕到脸趴在地上的有理子面前。抓
起黑发将头抬起来。
  「把嘴张开。」
  「不要……」
  「被你先生听到也无所谓吗?为了要让老大可以责罚你,所以说我要来把你
的嘴给塞住了喔。」
  长山从的长裤前面掏出了强壮耸立的肉棒。
  「啊啊……」
  如果被继续责罚下去的话,有理子已经没有控制住声音的自信,哆嗦颤抖的
张开了嘴。
  长山嗤笑的往前一挺,一口气的塞到了喉咙。
  「呜,呜呕……」
  噎到喉咙的有理子翻起了白眼。
  长山就这样抓着有理子的黑发,接连用力的在往喉咙深处掏挖。
  「还不快用嘴含住好好的吸吗?也要记得用舌头喔,太太。」
  「呜……呜呜……」
  有理子像是要从那无法呼吸的痛苦脱逃,用舌头缠绕住肉棒的吸吮了起来。
  鼻翼张开的吸气,有理子美丽的容貌上因为布满了汗水而贴黏了一丝丝纷乱
的发丝,眉间也浮起了皱褶。
  肉棒在喉咙里掏挖与粗暴的鼓捣,混入了肛门被张开的感觉,将脑内麻痺,
肉体也被融化成一摊黏糊。
  「这样就不用担心有理子的声音被北泽君听到,可以毫无顾虑的折磨屁眼了。」
  濑岛的眼神固定在有理子的肛门上,舔着嘴唇嗤笑的说。
  「快啊,舌头不要偷懒。」
  长山抓着有理子的黑发继续抽插,另一只手也更将卷到腰肢的薄纱睡袍更往
上的卷到了肩部,猛然大把抓住了乳房揉捏的搓揉。
  「听好了啊,等下可不要舒服到咬下去啊。如果被咬到的话,我可是会把你
拉到丈夫的面前喔。」
  「不用担心,长山。有理子已经对我们的话唯命是从了,呵呵呵,已经是匹
可爱的牝畜了吧,已经不敢咬人了。」
  濑岛一边窥视有理子的肛门,一边打开了吞入肠腔里蛋形震动器的开关。
  濑岛可以清楚的看见,蛋形震动器发出了「嗯!」的可怕电动音开始淫乱的
震动。
  「呜……喔喔呜……」
  有理子没料到的被淫乱的震动袭击,腰肢颤抖的左右摇摆,扭动。内脏按摩
般的蠕动。
  肛门只不过被张开而已,就因为淫乱的震动在彻底被扩张开来的肛门黏膜上
嗡嗡作响,不由得的绷紧收缩。
  「呜,呜咕……」
  有理子的嘴几乎要挣脱,但又被抓着黑发的长山压了回去。从被塞住的嘴的
深处,溢出悽惨的呻吟。
  (会死的!……啊啊,有理子,要死了……)
  即将要高潮的感觉涌起,有理子更深的陷入忘我的深渊里。
  但是,濑岛和长山却没那么容易就放过有理子。
  「明明丈夫就在隔壁,居然还要高潮了吗,太太。」
  「与北泽君夫妻间的做爱没办法高潮,可是光只是肛门被张开就要高潮了,
有理子。真是可耻的人妻啊。」
  丈夫的是苛责着内心,有理子被带回了现实。
  「啊,呜咕,咕……」
  有理子像是想说什么但只能发出呻吟,摇晃着头。有理子的鼻翼紧紧的撑起
张开,脊背向后拱起。
  丈夫就在隔着一层墙壁的卧室里的恐怖现实,忽然在有理子的脑里苏醒。
  「你先生也差不多该觉得奇怪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了吧,太太,嘿嘿嘿。」
  「如果看到这姿态被看到的话,你打算要怎么跟北泽君解释呢,有理子?」
  濑岛和长山一边纠缠不休的嘲讽,一边继续折磨有理子。
  「看见张着屁眼,嘴里含着他人肉棒的太太,你先生一定会下的跌坐在地上
吧。」
  「呜,呜呜嗯!」
  被塞住的嘴里深处发出悲鸣,有理子呻吟般的哭泣。
  感受了身不如死的恐惧。但是,无可奈何的膨胀起来的官能的快感,也恼乱
了有理子的内心。
  (住手,可以放过我了吧……啊啊,至少把我带到别的地方吧!)
  「这样又害怕又舒服享受的有理子的性感度真是更上一层楼啊。」
  「心里一直在担心丈夫什么时候会来,所以变得更加的性奋了吧。」
  濑岛和长山露齿嗤笑的说。
  恐怖和肉体的快美感混合,在女体里互相拉扯竞争并不是罕见的景色。但是
在有理子的心理,还混合了身为妻子对丈夫的爱以及身为女性对性的渴求之间的
拔河。
  这样的有理子引起了让濑岛和长山两人打起冷颤的嗜虐欲情。
  一直都想在北泽的眼前痛快的折磨有理子,濑岛的心里燃起熊熊大火。
  「喂,谁说舌头可以停下来的,太太。还不给我好好的吸。」
  长山抓着有理子的黑发,更加使劲的抽插。另一只手也大把的抓住有理子的
乳房,挤乳般的扭拧。
  硬梆梆站起的乳首也被捻起,在指间搓揉。
  「呵呵呵,这屁股已经完全不排斥了喔。就连害怕也都会表现出这么棒的反
应。」
  濑岛已经不光只是窥视肛门内侧而已了。
  伸手在有理子白皙丰满紧绷的双臀上抚摸,轻轻地拍打,描绘着那大大的被
扩张开来的肛门,手指伸入在内襞上掏挖。蛋形震动器的震动在肠襞上所造成的
颤抖,还有那妖性般的蠕动,透过指尖也可以清楚感受的到。
  「啊,咕,咕……呜呜……」
  被这样欺负的有理子,害怕恐惧的颤抖又被再次追赶驱逐起来了。
  (啊啊,不行……受不了了……啊,啊呜呜……)
  有理子的呻吟混入了含糊不清的娇喘。有理子的意识也被席卷入眩目的肉体
快感。
  如果嘴没被长山塞住的话,有理子说不定就会无法压抑的发出羞耻的欢叫。
  「已经想要高潮了吗,有理子。」
  「但是你如果任我我们会在这里让你高潮的话,就太小看我们了。」
  濑岛和长山这么的说后,就突然的停下蛋型震动器淫乱的震动。长山也将肉
棒从有理子的嘴里抽了出来。
  「啊啊……」
  有理子的嘴唇哆嗦的颤抖,「哈啊哈啊」肩膀起伏的大声喘气。
  混合着对欺负中断的哀怨以及不安的眼神抬了起来。濑岛和长山正露齿嗤笑
的舔着嘴唇。
  「……可以,放过我了吧……」
  从有理子的嘴里不由得的说出了哀怨。
  「还早还早,今晚还长的很呢。」
  「太太就照着老大所说的去做就是了。不要在那边说些废话。」
  濑岛和长山把有里子的薄纱睡袍脱下变成全裸,双手捆绑在背后。丰满的乳
房也上下各用两圈绳子将乳房紧紧夹住。
  从左右扶着让有理子站起。有理子的肛门还插着金属嘴片,就这样持续的被
撑开。
  「啊,啊……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不,不要,饶了我……」
  被拉着朝着寝室的方向走,有理子感到不安与恐惧的哆嗦颤抖。
  难不成……打算就这样把自己带到丈夫所在的寝室………
  有理子的裸体不由得的变的僵硬,被拉着走时,就双腿挺直的抗拒。
  「不要……只有这样不行……啊啊,放过我吧……」
  「发出那么大的声音的话,就会被你丈夫发现的喔,太太。」
  「啊啊……」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软弱的摇晃着脸。
  这样悽惨的姿态还要被带到丈夫的面前继续被玩弄的话,那还不如………
  「住手……不要拉我进去,如果要这样做的话……我宁愿咬舌……」
  「我知道你是不会留下可爱的孩子去死的,有理子。北泽君虽然没有出来查
看,可是说不定还没有睡着喔。」
  濑岛抚摸着有理子的双臀,嗤笑的说。
  (啊啊……亲爱的……)
  所有的事都要被丈夫发现了。已经结束了………有理子颓丧地垂下了头,紧
紧的闭着双眼。
  ***********************************
                (4)
  被带入寝室的有理子的耳里,传入了丈夫的打呼声。
  「呵呵呵,北泽君还睡的真死啊,真是得救了。」
  「出差回来后累得半死,又跟太太做爱,这样怎么可能没睡着呢。」
  濑岛和长山在有理子左右的耳旁低声嘲讽的说。
  有理子的丈夫由於疲倦,有理子进入厕所时就已经开始打呼,濑岛和长山从
一开始就知道了。
  (啊啊……)
  力量从有理子紧绷的身体被拔起,「哈啊哈啊」的喘气。还没被丈夫发现,
有理子从九死一生的状况下,暂时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有理子的丈夫在眼前打呼的熟睡,但如果丈夫张开眼睛的话………
  有理子哆嗦的颤抖,膝盖也软弱无法使力,如果不是被濑岛和长山从左右捉
住手臂的话,是无法以自己的力量站着的。
  (啊啊,放过我吧……带,带我出去……要折磨我的话就到其他……)
  有理子拼命的看着濑岛哀求。如果不是咬住嘴唇的话,随时都有可能「哇」
  的哭了出来。
  但是,濑岛的嘴上浮起冷漠的笑容,与长山一起继续逐赶有理子,让有理子
横的趴躺在丈夫旁边的棉被上。
  「不好好的往丈夫的那边看吗,太太。」
  长山抓着有理子的黑发,将脸转向睡在旁边的丈夫。
  「啊……」
  不由得的发出了悲鸣,有里子赶紧的咬住牙齿。
  枕旁的小灯发出的黯淡光芒照着丈夫的脸孔。虽然还是香甜的睡着,但脸却
突然的转向了有理子这边。
  (亲,亲爱的!……)
  有理子的心脏就像是要破裂了一样。紧紧的咬着牙齿,控制就要破口而出的
哭声。
  濑岛将趴躺着的有理子的双腿往左右大大张开,在那中间蹲了下来。
  有理子的双臀在濑岛的眼前丰满的隆起。在枕旁小灯从低角度的照明之下,
就像是从浓密的烟雾中浮起,使的肛门里的肛门扩张器发出金属性的钝光。比起
走廊还要更加的黑暗,反而让有理子的裸体变得更加的妖艳。
  「呵呵呵,就在北泽君的面前稍微疼爱你一下吧,有理子。」
  濑岛高兴的低声自语,双手大大张开握住有理子的双臀,就像是搓揉麵团一
样,揉捏着满溢出官能味的尻肉。
  搓揉的同时也用指尖在被扩张开来的肛门周围画圈。
  「住手啊……啊啊,会被我丈夫发现的……不要,不要在这里……」
  有理子虽然有气无力的哀求,但是能听得出声音来的,大概也只有『会被我
丈夫发现』这句话吧。
  「呵呵呵,你小心不要发出声音来不就好了,有理子。」
  濑岛低声嗤笑的说。
  对濑岛而言,这就像是为了之后在丈夫面前彻底折磨有理子时的预演。如今
虽然也想马上就将北泽叫醒,当场在他面前折磨有理子,但还是坚决的控制住了
那样的欲望。
  濑岛又忽然的将蛋型震动器的开关打开了。
  「啊……呜呜……」
  蹦起的腰肢哆嗦的颤抖,有理子紧紧的咬住了床单。
  (啊啊,住手啊!……啊,啊,会,会发出声音来的啊……饶了我吧!)
  有理子在胸内哭喊着。
  蛋型震动器「叽!」的震动,使的有理子的肠腔按摩般的蠕动。完全无法维
持姿势不动,有理子哆嗦颤抖的腰肢曲扭,往左右张开的双腿也夹住了濑岛的腰
部。
  濑岛便盘腿坐着,用膝盖压住有理子的双腿。
  有理子的上半身也被长山压着控制。另一只手也抓着有理子的黑发,将脸往
丈夫那边转。
  「怎样啊,太太。一直担心你先生何时会醒来,所以刺激的受不了了吧。要
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喔。」
  长山从刚刚就一直在有理子的耳旁窃窃私语的嘲讽。
  这让有理子变得更加的紧张害怕,哆嗦颤抖的停不下来。然而,明明丈夫就
在眼前睡着,闷烧的官能却还是被蛋型震动器的震动给搧风点火的燃烧了起来。
  (啊啊……不行……啊啊啊,不要……)
  有理子的肛门也因为恐惧以及苏醒的官能的酥麻,而一阵阵的抽蓄,压挤着
金属的肛门嘴片。
  「呵呵呵……」
  濑岛低声地笑后,就开始慢慢的转起在肛门扩张器把手上的螺丝。渐渐的有
理子的肛门就开始以一公厘的刻度更加的扩张。
  「啊……呜呜!……」
  有理子不由得的发出了声音,扭动起腰肢。
  明明就已经大大的张开了,完全不敢相居然还能继续张开。火焰从肛门穿过
身体中心往脑顶奔走。
  「……饶,饶了我吧……」
  「呵呵呵,有理子的屁眼还可以开的更大啊。」
  「怎么这样……呜,呜呜……会,会发出声音的……把嘴给塞住啊……」
  有理子带着颤音低声地说,几乎就要哭了出来。
  「嘘!……你先生会张开眼睛的喔。」
  长山故意这么的说。
  咿!……咬着嘴唇扼杀了悲鸣的有理子全身变得僵硬。
  虽然丈夫只是睡觉翻身,但有理子每次都以为这次就要醒来了而紧张得全身
冻结无法动弹。无论是发出声音,或是挪动身体都无法做到。
  「所以我才跟你说过不要乱动吧,有理子,呵呵呵,下次说不定就真的会张
开眼睛喔。」
  濑岛一边低声戏弄有理子,一边转动螺丝。
  有理子的肛门一公厘一公厘的张开,已经大大张开的肛门黏膜,紧绷的吱吱
作响。
  「呜……呜呜……」
  有理子就这样咬着床单,拼命的扼杀声音。
  到五点五公分之前都比想像的还要轻易的撑开。再继续张开时,有理子就好
像痛苦突然遽增,控制不住的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呻吟声。
  (呜呜!要裂开来了……咿!咿!救命啊!)
  湿淋淋的裸体上,喷出了更多油腻的汗水。玉珠般的汗水顺着哆嗦颤抖的肌
肤滴落。
  蛋型震动器的震动,也让有理子的感觉变得更加的发狂。如果不是这样,有
理子大概就已经完全的忍耐不住了吧。
  「开到六公分了喔,有理子。比以前还要来的容易呢。呵呵呵。」
  濑岛好不容易停止转动螺丝,露齿嗤笑。
  「明明在丈夫的面前屁眼却被这样的张开,真是可耻的太太啊。被先生看见
的话不知道会怎么说呢?」
  长山也低声嗤笑的说。
  有理子已经闭不起嘴,无法好好呼吸,几乎要窒息了一样。
  「呜……呜……」
  有理子继续咬着床单,不顾黑发被长山抓住,摇甩着头。
  (啊啊……求求你,把嘴塞起来!……)
  内心里不断的这样叫喊。
  濑岛舔着舌头,用笔型手电筒照明了有理子的肛门。在昏暗状态下,虽然有
理子的肛门变得模糊不清,但却还是浮现着鲜明的肉彩。
  再次的被照明之后,清晰显现出的有理子被扩张的肛门的大小,就连濑岛和
长山都感到了震惊。
  濑岛倒吞了口口水,让笔型手电筒穿过了金属嘴片之间,往更深处的照明。
  完全的被扩张开来的肛门黏膜内,散发着鲜明肉彩的肠襞湿淋淋的发光,反
射的光线让那看起来就像是染上了红色的萤光。
  在更深入的话,光线就变的黯淡,就像是被吸入了一片昏暗之中。但是从空
隙中露出了的光线,将那里模糊的照明。
  「这真是傑作,呵呵呵,好棒的景色,有理子,简直就像是萤火虫一样。」
  「这不就变成了一只相当性感的萤火虫了吗。真想让你先生看看啊。」
  濑岛和长山一边就像是要吞进肚里的窥视,一边嘲讽的露齿嗤笑。
  无论再怎么被嘲讽也无力反驳,有理子只能一心一意的扼杀住就要破口而出
的哭声。好像即使只漏出一点点的声音,也会马上一口气发泄般的大哭出来。
  (啊啊,到底要被污辱到什么地步……可,可以放过我了吧……受不了了)
  就这样咬着床单,有理子不时忍耐不住的从喉咙深处绞出「咿!咿!」的悲
鸣。
  笔型手电筒的前端触碰到了蛋型震动器,咖搭咖搭的作响。
  濑岛好玩的将蛋型震动器往更深处推入。无论是震动的声音或与手电筒的撞
击声,都因为肠襞的包容而变得更加的低沉。
  「啊,啊啊!……」
  控制不住的有理子松开了被咬住的床单,发出了哭声。
  长山慌忙的伸手抓住了有理子的嘴,一口气的将肉棒插入。
  「呜咕,咕咕!……」
  有理子的哭声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呻吟。肉棒被含到喉咙哩,使的美丽的容貌
紧绷了起来。
  「太危险了,你是要把丈夫给吵醒吗,太太,嘿嘿嘿,不过现在已经把你的
嘴给塞住,就可以更放心的享受了吧。」
  长山抓着有理子的黑发,开始慢慢的摇晃。
  呜,呜呜!……几乎要呕吐的呻吟,有理子翻起了白眼。
  ***********************************
                (5)
  「接下来就轮到老大把你的肛门给塞住了,太太。」
  「呵呵呵,会一口气的高潮吧。」
  濑岛高兴低声地说后,首先将笔型手电筒,接着将肛门扩张器,慢慢的拔了
出来。
  虽然想将有理子的肛门永远的张开,但她丈夫就睡在旁边所以不能这么做。
  可以安心的折磨有理子,只有处於深层睡眠的这三个小时之间。现在还剩下
差不多两个小时。
  拔出了肛门扩张器之后,濑岛就从有理子的身后压了下来。
  趁有理子到刚刚都还被完全张开的肛门还没缩紧,濑岛就一口气的将肉棒贯
穿。
  「呜……呜呜……」
  有理子的双臀只能哆嗦的颤抖,令人惊讶的轻松地就让肉棒埋到了根部。
  蛋型震动器在深处的震动,让濑岛肉棒的前端感觉到了。然后也第一次的感
受到了那一阵阵蠕动的肛门,紧咬着肉棒根部的感觉。
  「呵呵呵,如何啊,有理子。在北泽君面前的肛交感觉如何呢?」
  「呜呜……」
  「如果北泽君在这时候醒来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也想来参一脚呢?」
  濑岛一边嘲讽有理子,一边慢慢的往前顶起。
  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有理子从喉咙里绞出「呜呜!」的悲鸣,抖动的腰肢
哆嗦的痉挛。
  心爱的丈夫明明就睡在旁边,已经迷濛恍惚被翻弄到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了。
  就像是将丈夫在睡觉这件事抛到脑后,肉体的欢悦决堤后涌起。
  「很激烈呢,有理子。想要屁股被侵犯已经想很久了吧。」
  「照这样子,如果能在她丈夫醒的时候折磨她应该也会很有趣吧,老大,嘿
嘿嘿」
  「这还用说吗,呵呵呵,说到人妻,当然要她丈夫面前折磨她才是最棒的啊。」
  使劲地将有理子刺穿顶起,濑岛和长山露齿痴笑的说。
  有理子被这样的玩弄,悽惨的欺负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的抵抗了。
  「呜,呜呜……呜咕咕……呜呜!」
  有理子的脊背一向后反仰,双腿就突然哆嗦痉挛笔直的挺起。
  (死了……啊呜呜……要死了!……)
  哆嗦的痉挛更加激烈一阵阵的奔走。香汗淋漓的裸体喘气的挣扎,关心在意
丈夫的人妻脸孔已经消失,完全的变成了一匹牝兽。
  (啊啊,不行……有理子,要,要去了!)
  无论再怎么的被濑岛和长山嘲讽,有理子也已经听不见了。已经忘我的被卷
入了官能的漩涡,开始暴走。
  (去了!……有理子,去了!……)
  不光只是发出接近嘶喊悲鸣的模糊不清的呻吟,有理子颤抖的腰肢也高高的
蹦起全身激烈的收缩。
  有理子到达绝顶时,濑岛的肉棒也清楚地感觉到,对肉棒根部袭击的强烈收
缩和痉挛。
  「已经高潮了吗,有理子。明明北泽君就睡在旁边呢。」
  「还早还早,现在才刚要开始呢。没把老大和我的精液绞出来之前是不会结
束的喔。」
  然后濑岛和长山片刻也没停下来的继续折磨有理子。
  没给有理子从绝顶感松弛的时间,毫不宽恕的继续的责罚。蛋型震动器也继
续的震动。
  「呜呜……呜呜呜……」
  有理子翻着白眼呻吟。
  不被允许在余韵中沉淀,马上又再次被往上驱赶。
  在一旁毫不知情的丈夫,又开始打呼起来了。
              (第一部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傲世女神调教】2 下一篇:【肛虐生䞇俱乐部】10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